庄 午的官方网站 返回更斯书画沙龙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 艺术简历 | 主要成就 | 学术主张 | 个人视频 最新动态 | 代表作品 | 出版图书 今天是:2018年11月18日 星期 日


庄 午
庄午 
生于江苏无锡   现居 南京 职业画家  南京青年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
思入精微,美致深沉——漫谈庄午的古典写实油画
发布时间:2018/10/12 13:41:00 浏览次数:41 [字号: ] 

    站在21世纪的立场回望传统绘画,持有进化论观点者时常被时代标新立异的趋势挤兑到无所适从的立锥之地,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更无视美术史中争奇斗艳的百花园。科技飞速发展,思想日新月异的当下,我们怀揣着与时俱进的观念去探讨古典绘画的存在意义,正如我们在当代艺术琳琅满目的表现形式中去追问架上绘画的存在价值,同样是曲解了艺术本身。美术史的精彩不在于进化论式的线性生发,而是在漫长的时间轴线上人类为感知世界、表达自我所提供的如此多元的可能性。时至今日,我们的艺术呈现仍然超越不了古希腊的肃穆,超越不了文艺复兴的典雅,超不过浪漫主义的气势恢宏,也超不出印象派的斑驳陆离。大道至简,人类最本能的表达方式永远不会过弃,意义与价值一直都在那里,关键是“三千的弱水”中,我们能否取到属于自己性灵表达的那一瓢。
 
    很长的时间里,我们只是用“写实”或“抽象”这样简单的词汇,亦或各种流行的“主义”来标注目之所及的作品,浅薄的行为让我们无法体验到作品本身所承载的意味,更无从谈起去触碰图像背后的灵魂。在绘画上少年成名的庄午,不愿做昙花一现的烟火,而更在意尘埃落定后自己的模样。他没有耽溺于短暂成功所带来的喜悦,而是选择了逆向转身,在远离浮华中静默思考,执着探索着自己想要的东西。庄午在艺术语言上的实践是对美的正面参悟,他的古典写实油画不在美之外去寻找另类的曲解,而是以微观介入的方式对美感本身进行近距离的察看,让心性回归到绘画与美的本源,回归到传统的熔炉里去历练肌肉,孜孜以求地在技术与材料的性能表达上进行一翻深入的探讨,忠实于个体感受的同时将转瞬即逝的细微情绪塑造在一个更为永恒而丰满的层面上。
 
    早年便尝试了各种抽象表现绘画方式的庄午,后来又四处求学并广泛游历世界各大著名博物馆。视野逐渐开阔的他更加坚定地将目光锁定在有着更大说服力和持久性的西方古典写实油画上。凭着对艺术语言的敏锐感受和经年锤炼的技术水平,近年来庄午迅速地吸收了古今西方古典写实油画的研究成果,并将其精华部分巧妙地融入到东方本土深厚的人文内涵之中。庄午选择的刻画对象都是自己日常生活中比较熟悉的好友,深入的了解,耐心的刻画,令其对形貌的精致描绘不流于简单的“高像素”,而是在这一过程中与刻画对象进行深层次的精神交流,以虔诚的敬畏之心将人物丰富的情感内蕴传达出来。纤毫毕现,呼之欲出,每一个动情的眼神都饱含深意,每一个温婉的表情都像是与虔诚的观者亲切交谈,时刻让人感受到面对的是一个真实的灵魂,而非一张索然无味的逼真照片。写实并不难,唯美也不难,难得的是画出东方审美中傲人的沉静。庄午的画风清俊且典丽,果敢且宽和,谨严的笔法塑造了明晰的动人形貌,更附加现代时尚人物以理想化的静穆优雅,使形象在西方古典人文色彩中渗透着浓浓的东方神韵,探索出一种具有古典美感与文化情怀的东方写实油画表达方式。
 
    自从有了高清的数码相机,真实便成了唾手可得的福利,绘画中“与造化争功”便成了索然无味的雕虫小技。然而我们却弄错了一点,真实与美还隔着好几层的距离。古典的写实并不等同于简约版的逼真,还包涵了大量的主观色彩与人文成分的介入。艺术不是科学,而是真与美的鏖战,而在这一博弈中所体现的是宽容与执着。有时是要让真实为任性留有余地,有时则要让客观来斩断感性的情丝,经典的铸就正在于冰与火之间拿捏度的方寸,这也是考验一位成熟艺术家功力的根本。在古典写实油画的探索道路上,庄午没有过度动用自己的聪明劲,选择浅尝辄止的“顿悟”,而是忠诚于自己的感受,贴近大地,进行一次跋山涉水的“实修”。在辛勤付出所收获的每一分喜悦中感受生命存在的真实意义。
 
    古典与写实是两个不同的意义范畴,写实求的是真,古典强调的是美。古典为我们提供的意义是多元的。回溯传统,我们要汲取的是哪一种“经典”?是达芬奇的神秘还是拉斐尔的优雅?是伦勃朗的厚重还是布格罗的轻柔?西方大师经典范式背后体现的是纯熟的个性化技术表达语言,而这些由技术所承载的意味,又远远超出了对真实的渴求。中国的人物画探索,亦是早熟而大成的画科。秦汉的大气磅礴,魏晋的秀骨清像,盛唐的雍容华贵,两宋的端庄婉约,都为我们提供了不同的审美范式。也许我们对技的运用已进入精微,然而我们对味的表达才刚到门庭,大美不言而又微妙玄同,更何况众生皆有法相,让每种独特的美回归其自性的果位,才是令艺术融入永恒的大道。无论中西,技在艺术中的终极意义都是一种对“道”的触及,一种进德修身的手段,从这一层面来讲,绘画本身有其不可替代的意义。对于古典写实肖像油画而言,“传神”与“写真”都只是个理由,以此为借口,展开一段有价值的漫长旅行才是关乎生命体验的至乐。
 
    锤炼一种经得起推敲的技,追求一种耐得住考验的美,的确是绘画者最大的幸福。庄午的选择正是这样的不敷衍、不躲避,不躲避技术,不躲避美,不在效果上敷衍,不让美留于表面,无数次的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正是为了让思想融入精微,让美感抵达深刻,在这一过程中进驻有个性的真切体验,让生命变得坚韧而丰满,在瞬间的觉悟中感受世界永恒的大欢喜。庄午尚年青,他在艺术上的探索亦是道阻且长,我们期待其在霜风雪雨中不断修炼身心、打磨自性,最终长成苍松翠柏,玉树临风。

胡电亮2018年5月15日记于南京北门桥

上一条: 无
下一条: 无
评论
评论人:  验证码:
暂无评论!
版权所有:更斯书画沙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