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 群的官方网站 返回更斯书画沙龙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 艺术简历 | 主要成就 | 学术主张 | 个人视频 最新动态 | 代表作品 | 出版图书 今天是:2018年11月18日 星期 日


殷 群
殷 群   女  南京艺术学院油画专业,硕士研究生。
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省油画学会会员。 现居南京,高校教师。
“苏派”油画的新传人 ——殷群印象
发布时间:2018/10/12 13:19:00 浏览次数:48 [字号: ] 

     江苏有一张很好的文化名片,却一直未能引起足够的重视。这张文化名片就是——“苏”派油画。这里的“苏”,既非“前苏联”的“苏”,亦非江苏的“苏”,而是指油画界的一位巨擘——苏天赐。正是他,开创了江苏的“新写意油画学派”。这个学派创自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这位林风眠当年的得意弟子——苏天赐教授为之奋斗了几十年。他还带出了一批优秀的弟子(如沈行工、盛梅冰、吴维佳、陈世宁等)。而弟子们又带出了新的一代年轻艺术家。我在这里所要介绍的一位艺术家——殷群,正是“苏派”油画的第三代传人中的一位佼佼者。
    “苏派”新写意油画的核心思想是:如何将西方的现代油画(主要是“印象派”、“野兽派”、表现主义、抽象艺术)引入本土,并与本土的写意传统相互交融,从而熔铸成为自成一格的东方油画学派。要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先吃透两头:一头是上述的西方现代油画系统;另一头则是本土的写意传统(已存在了一、二千年)。吃透以后,还要将这些“异质”因素融会贯通,为“我”所用。这里的一个一个的“我”就是每一个走在此道上的“苏派”艺术家。
    所以说,想要成为“苏派”新写意油画的传人,也并非是一件易事。就殷群个人来说,除了她的师承和对东、西方艺术的钻研外,还用了十多年的时间来修炼、摸索,才终于有了如今的一些可喜成果,并开始崭露头角、并成为了江苏乃至全国范围内令人瞩目的一位新人。
    她又是怎样的一个新传人呢?这个问题还真是不好回答,也很难用简短的文字来说清楚。在这里,也只能凭自己多次去她画室看画的感受、体会和理解,以及面对面的交流,来说说她所留给我的几个主要印象:
    首先,她是一个非常敏感,并有点任性和随心所欲的艺术家。自从她进入独立创作状态以来,一直都是在随心所欲地选择她的创作题材(除去部分命题创作),或是户外写生(这也成了她创作的习性之一),或是信手拈来的身边“故事”或人物,或是常年以来她所喜欢的戏曲人物,或是孩童时代的记忆,或是偶而出现的幻境……不一而足。她从来都不会固定在某个题材领域内或某个系列性创作上。视角的随时切换,使得她有时甚至会同时去面对多个不同的题材。所以,她的创作兴趣、重点、主题,一直都处在一个游弋和变动的状态之中。虽说时有佳作诞生,但却难以稳定。这或许就是处于创作的亢奋期、亦即是展开过程中的一种正常状态吧!一切的可能性,随时都会出现。这——就是真实的一个她吧?
    其次,是在处理图像方面。她的强项是:从来都不会纠缠于故事情节或人物的性格特征,而常常是采取了近似于“碎片化”和“写意”相互穿插、揉合的叙事和造境方法,将“故事”或“人物”都被处理在一个若隐若现、若有若无,虚、实、真、幻相间的,一种不确定的状态中。实在的空间也被他“压缩”成了主观性的、有着浓郁的心理色彩的精神“空间”。她的画笔又常常是惜墨如金、稍纵即逝,似乎是欲说还休——往往只是交代了一半画意,而把另一半画意留给了读者的想象世界。“意义”架构的不确定和开放性,使得她的画面有些扑朔迷离,总是会给人一种“言有尽而意无穷”之感——这就成了她目前创作的一重要特征。举例说,《水墨年华》、《青春记忆》、《二重奏》、《人生舞台》等,都是这方面的佳作。
    再次是在把握、运用、发挥艺术语言的表达功能方面。可以说,她是一位借鉴表现性“语境”(亦是情境、意境)的高手。众所周知,这也是现代表现主义油画与古典油画的一个分水岭。表现主义油画大大地削弱了文学性(包括神话)叙事的内容,而极大地强化了形式语言的纯粹性意指,即是所谓“语境”。“语境”者,包括了:油彩或丙烯的材质特性,笔触的质感与肌理效果,色彩的关系——对比或互补,冲突或统一,调性变化,平面与空间的切割,符号的运用等等。一句话,“语境”是画面上有机的、生生不息的整体关系,也是殷群自己所主张的——“无限绘画性”的一个体现。殷群深受苏丁、维亚尔的影响,又有几位恩师的指点,使得她果断地选择了以刻划油画“语境”为主要表达手段,进而要让画面“活”起来的路子,并终于获得了相当的成功。
    举例说,2017年完成的两件《醉春风》,就是这方面的代表作。两件作品,一为深色调,一为暖色调,纯以笔线、点彩的配合和层次关系来表现“春”的意境,画面“语境”层次丰富,且充满了动感,具有了一种节奏和旋律感,而画面深处隐约可见春花飞舞的意象,使一个“醉”字变得活色生香了。
    又如:《泳》和《醉红莲》,亦可称为佳作。《泳》的水面层次丰富而灵动,浪花飞溅,一派生机。而在一片冷调子的中央,是一个若隐若现的、游动中的女子,她被暖色调包裹着,性感而迷人,格外地引人注目。《醉红莲》同样是被冷调子包围着的,中心意象则是暖红色的“莲”——书写性的线条与铺展的色层交相辉映,可谓思逸神超、别出心裁。
    综上所述,写意性、抽象性与表现性三大元素(亦有一些超现实的元素)的灵活运用、交相辉映——便构成了殷群目前的思路。而这个思路同时也拓展了“苏派”新写意油画的表现空间。
    《醉红莲》中的“红莲”,何尝不是女性的一个指代?殷群虽从未刻意地标榜自己的女性身份,但也从未隐藏过她创作中的女性视角,尤其是画面上所浸润着的女性气息。这一切,都发生在不知不觉中,是那么地自然而然。不用怀疑,亦不用猜度,因为:“她”的姿态,就在你的眼前;“她”的气息,由里而外地润着你的心田!
    理由何在?先是看她的选材——看似无序却也有意。大抵是女性、孩童,抑或日常情景,有些还是刻意被细节化了的,例如,女裙——是她所钟爱的题材之一(参见三联作品:《虚影》)。她把一件件女裙,处理得飘逸、洒脱、动感十足,从而充溢着女性的温馨和柔情。在这里,她所采取的同样是“指代”和“隐喻”的修辞。有一句话说得好:一个女人,如果连裙子都不喜欢,那,你还是个女人吗?!我们也可以顺着这个意思说下去:裙子比女人更像女人。因为穿上了一条得体、高雅、惊艳的裙子,而你也便成了女人中的女人!这就是殷群擅长画女裙的心灵密码吧?
    再来仔细考察她创作中的用色,便不难发现,她尤其擅长的是:玫瑰红、桃红、湖蓝和翠绿,偶而也会用白、嫩黄之类,一组暖,一组冷,巧妙对比,带点“戏剧性”冲突,总体效果却是趋向了协调与和解,调性优雅、细腻,充盈着女性气息,似乎还具有一种象征性的意义:湖蓝象征女性的娴雅和神秘;翠绿象征女性的活泼和生命力;玫瑰红、桃红象征女性的情感和原始孕育力……色彩的偏爱和重组,正是一位女性内心世界的自然流露。
    最后,还有一个基本事实必须明确:“苏派”新写意油画所承续的是有着千年文脉之称的“南宗”文人山水画,其核心意象乃是“诗意江南”的山水主题。苏老本人及其传人皆是以此见长。对此,殷群心中自然也是清楚的。可她并没有急于出手去超越他的前辈,而是另辟路径,转向了女性人物题材。但在同时,她也没有放松对“诗意江南”——风景主题的探寻。我个人发现:她一直都在默默地布局,默默地寻找新的突破口。我们可以在她近三年来的风景主题创作中窥见一些端倪:这些带有写生痕迹的风景画显得率性而随意,书写性的用笔也更加自由、放松,作为客体的风景正在被淡化、柔化,乃至是重组,而艺术家的主体性意识却变得日益明晰起来,并走向了画面的“前台”……可以预见的是:一幕幕殷式的“风景戏”,正在徐徐地拉开它的帷幕……这也正是我和读者所企待的!

陈孝信
2018.4.10,初稿;
同年,5,16,完稿于南京•草履书斋。

上一条: 无
下一条: 无
评论
评论人:  验证码:
暂无评论!
版权所有:更斯书画沙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