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鹏的官方网站 返回更斯书画沙龙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 艺术简历 | 主要成就 | 学术主张 | 个人视频 最新动态 | 代表作品 | 出版图书 今天是:2021年10月17日 星期 日


陈鹏
     陈鹏,别署老鹏,斋号悟堂,1980年生于河南鲁山,现居南京。2005年始自学书法,无门无派无师承,现为中国书..
一个有意思的书者——陈鹏
发布时间:2014-7-3 9:59:00 浏览次数:1428 [字号: ] 

      老鹏,这是一个有点意思的名字。

      和老鹏的相识居然源于网络,这种看似现代的传播方式竟然连接了两个心存古典情结的人,这也是件挺有意思的事儿。

      而实际上,老鹏这个人比我想象中的更有意思。 
      这个始终“号称“自己是90后的大家伙能喝很多酒,中午喝完了就在我家的沙发上呼呼大睡,我和另两个书友在哪里大声争论喧哗三个小时,他始终不知觉,醒来后问的第一句是“我睡了有半个小时了吧?” 

      时间在他那里,和肚子里的酒一样,要慢慢消化。 

      好吧!晚上继续喝。可是,决不能让你轻易就醉了,否则几个喜欢写字的男人在一块互相扶着肩膀抢着说“我还能喝“,就会少了那份风雅。 

      还好,老鹏没醉,居然喝道刚刚就好。 

      刚刚好的意思,我认为就应该是“李白斗酒诗百篇”那种。 

      想当年,如果缺了酒,李太白要么了无兴致,只是看着微胖的杨贵妃无动于衷,:要么干脆喝高了,躺在高力士的怀里不省人事。于是,历史上就会缺了数篇动人的诗章。李白喝得刚刚好,于是玄宗皇帝亲制羹汤;杨国忠捧砚;高力士脱靴拂纸;三首《清平调》过后,又借着酒劲写了足足十首《宫中行乐词》。 

      老鹏喝得刚刚好,于是剩下的三人,我负责牵纸,宁波的老王录像,杨圣山却要在沾满了墨迹的地上,到处找能放作品的空当。那天的高潮,是我不小心写断了一只大石獾,而老鹏在狂笑之后,就用那个断笔头发狂般连续写了两个八条屏的《将进酒》,没错,那是李太白的名篇。 

      写字的那天晚上,是我和老鹏见面的第二天。照理说,一个全国册页展最高奖的得主,多少得透着点矜持,可是,喝到刚刚好的老鹏根本呢停不下来,他疯魔一样地把我一些只存下几张的各类宣纸,狂扫一遍,或大或小,或正或草,一边嘴里喃喃有词,一边扯烂自己不满意的作品。下半夜三点,当我们三个打下手的家伙明显感觉到酒劲已经无法支撑体能之时,当地上已经堆满了各式各样的作品之时,老鹏一边擦汗一边还在喊:“还有什么好用的纸吗?还有更大一点儿的笔吗?” 

      所以老鹏是个有点意思的人。 

      刚开始觉得老鹏有点意思,是在一个书法群里。 

      这个经常能够放出一些你意想不到的图片和动画的家伙,居然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的习作一一剖析,什么横向、纵向延展,什么点画变形内白设置等等,全然不怕别人把他的招数尽数学去。而当很多人把作品发上来,尤其是那种你不忍评说的作品也发上来之际,我保持习惯性的沉默,而他却会一针见血指出不足,令我等旁观者也顿觉受益匪浅。 

      老鹏似乎从不伪装,这是他的性情所在,所以我愈发觉得他有那么点意思了,对那种有意思的人你肯定得多花点儿心思,于是进到他的个人空间找作品看,一看之下,发现他的作品比人还有意思。再后来,发现他用笔的方式很有意思,说话的内容很有意思……再后后来,我和宁波的老王就一直琢磨着,要当面看他写字才会更有意思。于是,他就喝到刚刚好,嘿嘿!正好合了我的意思! 

      “你的好作品我这一大堆哦!”我在群里打了一排很大的字。 

      “没事儿,那天我没带印章!”他的字体比我的还大。 

      好了。总算说到了“印章”、“作品”、“字体”这几个词,我必须把自己的思绪从遥远的地方带回来,毕竟,我要说的是一个书者,一个有意思的书者。 

      印象中,海德格尔曾经说过:人需要诗意的安居。我想这位存在的主义大师的话如果到了老鹏的嘴里恐怕就要变成:人需要诗意的放纵。两者都想要者,如我,就既没有诗意的安居,也缺少诗意的放纵。老鹏似乎从来不留恋于某一种书体或书写招式,也许他更喜欢“在路上”的生活。他会在汉代的碑刻里,掺上一点儿魏碑的刀笔痕,佐以元人小品或是清人行草。他也会在黑夜里潜心钟繇的小楷,让那些来去无踪的灵感伴着黎明一起到来。虽然他的字和人一样看上去比较成熟,但他那对书法审美的深层理解却可以喝退停滞不前以及岁月如梭的沮丧,或许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这一切——在老鹏的心里,一时的成功是虚无的,只有不断攀登的快乐才永远存在。 

      老鹏始终承认他的书法属于流行书风。想想流行这个东西还真是一件说不清的东西。就在几年前,富有变异色彩的大草和大篆是那样地大行其道;然后书坛又重新接受并流行有质感有技巧又不矫情作态的二王一脉;而今,个性独特的诠释方式才会让书家显山露水。你是小清新也好,小朴拙也罢,至少你的作品要经营处与众不同的调调,于是,一大批跨界的书法家顺着这条路前进了。老鹏就是这其中的一位,有技巧但不油腻,经营出深具个人特色的品味,他用自己的感觉书写着与时代颇为合拍的文字,也给我这类随潮流而动的观者以更深的启迪。 

      同样的一本字帖,每个人的理解各有不同。用不同的书写形态或线条质地来表现,会呈现完全不一样的味道。更多的时候,选择什么样的书写方式,其实更像是选择一种生活态度。在丰富如万花筒的书法世界里,老鹏用相对平和又不故作扭捏的六朝碑法,诠释了一种书写的姿态。这里没有太多的变异,只保留适当的夸张,字与字之间自然地发生关系,却创造出跨越单体的欣赏空间,老鹏这种“以小见大”式的作品是我最为欣赏的,也是我认为他能够标示出自我,也符合艺术精神的一种书体。 

      至于他的大字隶书和行草,虽然不是我最钟爱的书法形式,却是他在某一天夜里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东西,那是一种源于创造力和生命力的浪漫,它以一种远离大众的狂放和宣泄,焕发出奇特的光彩。所以,每当我拿出那些留在家里的作品细细研读时,总会在心里严肃地说:“这是一种多重形式的综合,却因为作者的性情,而生发了独到的创造性。而这种创造性正是许多书家们跨出严重的“自我模仿”阶段时,最难能可贵的才富。” 
      
      后来在和老鹏聊到这个话题时,他不无骄傲地说:“我写得就是性情字!”直到现在,我还是毫不吝惜对老鹏这种真性情的欣赏。 

      和老鹏碰面的第二天,当他在一跳野河边钓起一条13斤的草鱼时,他兴奋地拍照片,发微博,然后打电话给老婆,也给一些书友,我恍惚之间看到了一个曾经年轻的自己,其实我并不愿意相信自己比他老,可我那不争气的肚子总是提醒着我确实行将老去。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有点儿羡慕嫉妒恨了。老鹏这么年轻,他就连钓鱼都神神叨叨地喃喃自语,一直祈祷河里的鱼给他个面子,宛如一个孩子;他竟然能够连续创作十几个小时,知道把手写到毫无知觉,这让我想起当年也曾用硬币抄写《古文观止》十几个小时,只想留下一点属于自己的印记。还有还有,他信赖朋友钟情鸤鸠,这都是年轻人的特点,怪不得他始终自称90后。 

      我在心里笑着,年轻真好!可老鹏并不理会这一切,他系紧鞋带又上路了,而我们只能听见从远处飘来的年轻的笑声。 

      那天晚上,在写完了准备好的最后一张纸的时候,老鹏坐在椅子上累得已经直不起腰。 

      宁波老王“不怀好意”地问他:“你幸福吗?”一向话多的老鹏,这次的回答无比简短也很有意思:“我姓陈!” 

      他叫陈鹏,别署老鹏,斋号悟堂。

上一条: 无
下一条: 青年书法家陈鹏印象
评论
评论人:  验证码:
暂无评论!
版权所有:更斯书画沙龙网